林中斌:丟橘皮也是汙染!
【林中斌】
2010/05/05
 
我首次受到環保教育震撼是出國後第五年。春天到了,我在魁北克鄉下石棉礦公司的同事法郎哥說:「走!中斌,我帶你去山裡釣鱒魚!」他是義大利移民,舉止滑稽逗笑。
我們攀岩穿林沿溪谷而上。中午,休息用餐。我不經意的把包三明治的塑膠紙扔到急流裡。
「汙染!汙染!」法郎哥叫起來。他雖然不願傷我尊嚴,而戲謔式的誇張演出,但我仍然羞愧不已。這項錯誤,我至今不再犯。
我第二次環保震撼是出國後第廿年。
凱文是我在華府修博士的同學,理性而多聞。有一次我們在馬里蘭州登山休息時,我把橘子皮丟到湖裡。凱文很客氣的說:「那是汙染。」
「橘子皮不是會分解融入自然嗎?」(Isnt it bio-degradable?)
「是,但花的時間很長。在那之前,它破壞自然景觀(unsightly),而會引起別人丟保麗龍的衝動。香蕉皮、西瓜皮其實都不該亂丟。」
當時情景至今難忘。心想,如果不是孔子所說「友直、友諒、友多聞」,配合機會教育,我可能終生都在野外扔橘皮。
第三次環保震撼是出國後第廿五年。那時,我已是喬治城大學講座教授。
一天,學生手拿可樂罐子來我辦公室討論作業。她走前,我說:「你可以把空罐字丟在我的廢紙簍裡。」
「不,教授,我要帶到樓下垃圾分類箱去。」
教授不能連學生都不如!我從此之後也垃圾分類。
數年前,在美國國家公園看到一項公告,印證了凱文所說。
「自然分解所需要的時間:報紙二至六周;水果蔬菜二至六周;塗蠟牛奶紙罐三月;棉線三至十四月;三夾板一至三年;香菸頭一至五年;保麗龍杯五十年;鋁罐八十至兩百年;尿布四百五十年;塑膠飲料瓶四百五十年;釣魚線六百年;玻璃瓶永遠」(可google BiodegradableTimeLine查詢)
之後,又看到另項公告:「敬告遊客,大小解請離步道五公尺以外,溪水或湖水卅公尺以外。」
歐美國家,自然環境盡量保持原始風貌,實有賴於長期國民的教育。他們都市環境的保護,政府的決心是關鍵。
前幾年出訪瑞士,到日內瓦湖。只見周遭別墅林立,但是湖水不受人口聚集影響,依然清澈見底。潔白的天鵝悠然逐碧波於湖面,幾乎是仙境。很難想像:一九六○年代,湖水渾濁,不能游泳;一九八○年代,湖中魚類幾乎因汙染而絕滅。瑞士政府於一九六二年痛下決心清理日內瓦湖,歷經數十年才有今日的成就。後來得知,英國泰晤士河在十九世紀又臭又毒,今天是世界上大都會最清潔的河水之一。而其整治也由一九六○年代開始。
十五年前回國定居,看到的是:山林中人跡到那裡,橘子皮、保麗龍也隨之而至;步道上常見大小解的紀念品。都市中,菸蒂肆意丟棄;母親理所當然的把持幼兒在街邊下水道孔排泄…。
我不禁嘆息,也開始深思。如果我不是因為有幸出國、遇善友、教良生,今天不也一樣到處汙染而不自覺嗎?
還好,國內默默耕耘的大有人在。社會已經向前移動。
這幾年來,不少國際人士對我說:「台灣,比我十多年前來時,環境大為改善。」
「何以見得?」
「空氣清潔了,街道乾淨了,計程車整齊了。」
在潛移默化中進步的台灣社會,更值得我們推它一把。
國民教育與政府決心兩者都重要,而前者更重要。青年願學習,有理想。他們不僅可塑造未來,也可改變過去,就像學生改變我一樣。
(作者為淡江大學國際事務與戰略研究所教授)
【2010/05/05 聯合報】@ http://udn.com/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aSo 的頭像
MaSo

MaSo 愛玩 《 Life 。 生活ㄕ\ 》

MaS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