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2012'0427~0502 北一段 記事

DSC_0321(浮水印.JPG  
  4/30(北一段第4天)越線.關鍵的及時晴


今日行程計畫:南湖山莊 > 主南岔路 > 南湖大山(往返) > 南湖池山屋舊址 > 南湖南峰岔路口 > 南湖南峰與巴巴山(往返) > 中央尖溪山屋

第4天路線  

 一早在預定起床準備的清晨四點鐘醒來,帳篷外此時依舊是下著大雨,只是下大雨就算了,怎麼偏偏還響起雷聲....”屋漏偏逢連夜雨”這句話,絕對足以代表內心此刻的心情;這種狀況下,當然不可能走行程,因此只得又鑽回睡袋裡補眠。大概再過了一個小時後,阿男哥便起來稍作整理,並且走到山屋內準備今天的早餐;我聽著帳篷外頭不算小的雨聲,心裡苦惱著,這種天氣,接下來的行程該怎麼繼續?

 直到早上快八點左右,外頭的雨勢雖然已經轉小,但依舊不停的下著;阿男走回帳篷跟我說明他們在山屋裡討論的行程變更計劃,是否就放棄 北一段 行程裡最後的百岳 - 中央尖山,改為只走南湖群峰(輕裝走 南湖大山,南湖南峰 跟 巴巴山);唉,天候因素影響,外頭的雨下成這樣,我覺得怎麼走都讓人感覺走的很不舒適,如果這時距離登山口不遠,能撤退趕快下山,或許我還有點心動...

 一面跟站在帳篷外的阿男討論,正思考著這項變更後的行程計畫是否有轉折點,或其它更好的計畫;直到帳篷外面突然傳來一句 ”太棒了”,”天氣放晴了” 的聲音?!

 不就是在外頭的阿男哥突然高興又激動大呼著嗎?當我從帳篷裡往外想要看看是什麼情況讓阿男哥興喜若狂的大喊著時,哇!山屋前方出現的,不就是 南湖大山 的山景,清清楚楚的呈現在我們眼前!只可惜前一晚因為下大雨所以將相機寄放山屋裡,因此這時沒有相機能記錄當時 南湖大山 壯麗的山景模樣。

 看到外面是這麼棒的天氣,心中雀躍滿是欣喜!緊接著我們就像準備逃難似的,跟阿男以最快速的時間內,將所有的裝備全塞進背包裡(這天背包內容的打包最不講究),並將帳篷與營地全收拾整理好之後,我們便由南湖山屋,頭也不回的往南湖大山的方向前進....

 我想,若不是關鍵時刻那十多分鐘的大好天氣,我想這次北一段的行程,恐怕又將止於南湖山屋。

DSC_0282(浮水印.JPG

 十多分鐘的好天氣,就是只給你十多分鐘的機會;就南湖山屋準備出發之前,雲霧又悄悄的飄盪在山屋的四週

 開始出發後,四面八方很快的又被霧氣所環繞,能見度開始降低;走在前往南湖大山的路徑上,南湖大山山形與紅色主體的南湖山屋,很快的就被雲霧所取代,並且能感受到些微有霧雨的產生。

 抵達 南湖主南峰 的岔路口,將重裝放置在路旁,我們輕裝走上 南湖大山 山頂;在 南湖大山 的三角點上,偶爾能見到以秒計算的藍天,這時候的藍天大多都只現身在雲霧吹散後”10秒”以內,其它時間都是被厚重雲霧所掩蔽的整片天空

DSC_0240(浮水印.JPG

(此段文字引述自維基百科)
” 南湖大山與玉山、雪山、秀姑巒山、北大武山合稱「五岳」,為台灣最具代表性的五座高山。山型端凝厚重,素有帝王之山、王者之山之稱;主山的山體,別號「帝王座」”


 或許是有機會就有期待,在大家都拍完三角點的攻頂照後,我跟阿男還在三角點待了一會,希望能拍到對面曾短暫現身的雪山山脈展望,還有藍天作背景的攻頂照;只是事與願違,之後藍天便幾乎都沒再現身過。

DSC_0252(浮水印.JPG

 不捨的告別南湖大山,再回到岔路口揹起重裝,路口的指示牌就像是一條無形的界線,越過這條線後,前方呈現另一種截然不同的景觀;霧氣盤踞著前方一大片碎石坡,與即將進入森林裡若隱若現的路徑,看著前方的隊友們安靜的走在這塊大地上,混搭成一種寂寥的氛圍...

 這條無形的線,似乎是在問你自己準備好了沒?接下來的目標就是向前行,就別再妄想要輕易回頭,越過了這條線,即將要進入另一段探索境界的章節....

DSC_0255(浮水印.JPG

 或許是知道即將進入南湖山系後半段,那種跨入另一個階段的陌生感,心中至此才真正有即將邁入北一段行程的感覺,也或許是距離偉大航道上面那高聳頂天的 中央尖山,更靠近了一步。

 離開碎石坡,場景開始進入森林中,經過路旁的南湖池後,抵達 南湖池山屋;看著山屋目前的破損狀態,我想像著以前過往 南湖山屋 與 中央尖溪山屋 之間的人們,當時在這一處山屋留下的,是怎樣的影像行跡。

DSC_0258(浮水印.JPG   

 由南湖大山岔路口直到中央尖溪山屋這段路程,有很長一段時間都是行走在森林裡;這一片森林卻也是讓我在北一段行程中,感覺最舒服也是最寧靜的時刻

 一大片苔蘚的翠綠,搭配白霧飄渺的青色山林中,就像是在夢境裡行走著,差點忘記今天的落腳點不是在這片森林裡,而是還要再走將近7個小時,由高度3600m左右的主南岔路口下降到2370m左右的中央尖溪。

DSC_0274(浮水印.JPG

DSC_0266(浮水印.JPG DSC_0270(浮水印.JPG DSC_0278(浮水印.JPG  

 暫時步出樹木密佈的森林後,來到一大片寛闊地;再次回望南湖大山的方向,雲霧依舊纏綿在對面山林中,被吹散的雲霧裡,可看到好幾處碎石坡就裸露在樹林中。

DSC_0290(浮水印.JPG

 不是說好這天行程是一路下坡至中央尖溪山屋?為什麼眼前又是由巨大岩塊所組成,得一路向上爬的路徑?

 是的,別想的太美好,這一天的行程還有二座百岳(南湖南峰 與 巴巴山)要造訪,而這段爬坡的路程,只是要去見祂們之前,賜給你的小小見面禮;何況,在明天要參見 中央尖山 之前,這段路,就當作是先讓你預習踏上"偉大的航道"前的”PU練習跑道”

 認命點,咬緊牙關,依循著自己合適的呼吸與步伐,慢慢的在巨口堆裡尋找往上走的路線

DSC_0471(阿男拍+浮水印.JPG

 今天一早在南湖山屋遇到的山友們,大多數是天候不理想因此撤退或依行程計畫內往回下山,沒退回的山友也多僅只於南湖山屋一帶,據我們所知這一天越過南湖大山繼續之後北一段的行程,應該只有我們四個人;因此,打自越過 南湖大山主南岔路口之後,也從未想像過接下來這段路程上會再遇到其它人,似乎接下來這幾天,這片山林只有我們四個人獨享。

 當我們在這段爬坡的途中,缷下重裝休息喘口氣不久,阿南突然對著上方說了聲:”你好!” 

 當阿男突然冒出這句話時,我心中滿是疑惑朝著他對話的方向看過去;果然,從石坡上方有位山友正往下走來;跟他聊天之後,才知道他跟走在後面另一位朋友,二位都已經走過北一段行程,這次是選擇以逆向的方式來走過這段路(但沒走中央尖山)。

 ”有人,沒想到竟然還有人耶!” 在遇到這二位山友後,內心裡最直接的想法。
 與他們短暫交談並互道平安後,我們也再度起身,賣力的往上爬,直到 南湖南峰 與 巴巴山 岔路口的指示牌出現在眼前。終於,結束這一段”PU跑道”的練習路段...

.輕裝前往南湖南峰與巴巴山的路徑
DSC_0293(浮水印.JPG  
 在岔路口卸下肩頭的重裝,帶上輕裝,開始朝 南湖南峰 與 巴巴山 這二座串連在同一條支線的百岳邁進;前往 南湖南峰 的路上,沿途有部份已經綻放的杜鵑花,與嬌嫩待放的花苞,就在登頂過程的山徑旁,迎接著我們。
DSC_0301(浮水印.JPG  
 走到 南湖南峰 的三角點(3449m)距離,就在卸下重裝的岔路口往上走一小段不遠的距離之後,然而要再續走到 巴巴山 的路程,倒是還有一段距離;雖然不像昨天前往 馬比杉山 的過程來得遙遠與艱險,但是在走過有植被覆蓋的區域之後,剩下的,就只是碎石與霧氣滿佈,組成這片黑白大地的構圖。
DSC_0536(阿男拍+浮水印.JPG

 抵達 巴巴山 的三角點(3264m)拍完照後,由於霧茫茫的一片,也看不出什麼展望,但這卻是今天除了一路趕進度向前走的行程中,一個心靈能量的補充站
 時間的限制,不得不將我們拉回現實環境;由於今天一早原本預計出發的時間是淩晨五點左右,但是清晨那場大雨擔擱了出發的時間,直到十分鐘放晴的關鍵後,才匆忙的由南湖山屋開始出發,這時已拖延到八點半,比原本計畫的出發時間晚了快三個小時;因此雖然心中再怎麼不捨,卻無法忘記,今天還要趕到 中央尖溪山屋;因此我們並沒有在 巴巴山 三角點待太久,便依循原路折返。
 回程的途中,看著天空中偶爾撥開雲層露臉的藍天與短暫的陽光,還一度抱持著希望,或許待會再回到 南湖南峰 時,可以拍到有藍天或有展望的攻頂照。 
 DSC_0309(浮水印.JPG  
 可惜並沒有;再走回到 南湖南峰,剛才所見到的短暫藍天,並沒有那麼如我所願的跟到南峰這裡,我待了一下子想碰碰運氣,卻依舊不見藍天蹤影;看著隊友往岔路口走下的身影越來越遠,好吧,別再撐了,也只好不再試圖留戀此地。
DSC_0316(浮水印.JPG 

 回到叉路口,揹起重裝往未知的前方邁進,我們今天還要下切到溪旁的中央尖溪山屋;走在這雲霧盤踞的深山路徑上,四週寂靜荒蕪的這片天地,雖然沒有藍天的展望,卻有與自己內心對話的機會。
DSC_0320(浮水印.JPG 

 望著山頂上像是擺出pose的樹,就像山林間充滿靈氣的樹木精靈(祂的形影讓我聯想到漫畫 哆拉a夢 裡,大雄使用植物改造液讓樹變成為一棵有生命的樹寵物,好像叫 "阿樹"?!);也像是一位佇足在山巒上的長者,注視著行走在腳下這些前來拜訪的人們;令人敬佩與讚嘆,存活在這天地間,萬物深邃的生命氣息。

 

DSC_0318(浮水印.JPG 

 由南峰與巴巴山的岔路口再度走進一片森林中,山勢引領著我們往下走;就在一大片由針葉舖滿整個路徑的森林裡,走了好一段時間之後,忽然在樹林間傳來由瀑布落下的巨大水聲;再往前走到一處視野開闊的地點,終於,看到了底下的溪谷,這也表示越過 南湖大山 之後開始下切至溪谷的路程,終於即將走完
DSC_0325(浮水印.JPG

.就快走到底下的溪谷,這也表示距離我們今晚的住宿點 - 中央尖溪山屋 不遠了。
DSC_0329(浮水印.JPG

 好不容易抵達中央尖溪溪畔旁,一路向下走的山徑在此終告一段落,這時候時間來到下午5點半,距離今天一早出發的時間已經走了9個小時;而今晚要落腳的山屋就在這條溪的對岸,所以在這裡需要先涉水經過中央尖溪,才能抵達對面的山屋
DSC_0334(浮水印.JPG

 小心翼翼的踏在中央尖溪的溪裡,深怕一個不小心就滑成落湯雞;冰冰涼涼的溪水,一下子就灌進登山鞋裡,一走過溪的另一邊,便看到大家都忍不住將鞋子脫掉,坐在溪畔旁開始沖洗沾滿砂土的鞋子或裝備,也順道泡泡腳,讓在這一路直往下切的路徑中,不停踩剎車的雙腳(尤其是腳底),降溫一下。
DSC_0339(浮水印.JPG

 我並不急著處理鞋子的事情,而是在放下重裝卸去鞋子之後,選擇坐在溪畔邊,好奇又興喜的張望著附近的景物;離溪畔休息處不遠的上游方向,一條水量不小的瀑布就座落在這裡。當時只是遠觀與拍照,並沒有再往上走到瀑布旁,所以沒有發現瀑布這邊還有一處美景,直到明天的行程才發現...

DSC_0370(浮水印.JPG  
 沒有重裝壓迫的雙肩,沒有悶熱鞋子與襪子束縛的雙腳,坐在這裡,聽著瀑布由高處落下的重重水聲,環顧這週遭的原始環境,看著隊友們坐在溪畔旁邊,一派輕鬆的模樣清洗著裝備,那仿佛是我們終於回到家了,就在家門外的小溪邊,大家一面洗著衣服一面無憂慮的聊著天;就是這種回歸原始山林的感覺,打從心裡湧起一股陌名的欣躍感

 腦海裡想起也響起,一首這時心境的代表音樂 - 拜訪歌
 收錄在天籟 郭阿公(已逝的原民音樂家 郭英男先生)   ”Circle of life 生命之環-Difang郭英男和馬蘭吟唱隊” 專輯裡的第一首歌

IMAG0012-horz 如果,要我選擇一首代表這時刻心情的歌,我先聯想到的會是這首歌

DSC_0343(浮水印.JPG

 只是,再怎麼喜歡這一處環境,飯還是得吃,覺還是得睡吧?!趁著天色還未昏暗,大家再度揹起裝備,往下游走到附近的 中央尖溪山屋

 出現在眼前的山屋,座落在一片樹林外圍;不同於以往所住過豪華又現代的山屋,木構件組成的 中央尖溪山屋,在這片山林裡,更充滿原野味與顯現一種自然的樸實感;在這個環境裡,似乎看到電視或電影中,在這深山裡的悠閒仙境,過著一種山野樵夫的生活氛圍
  
DSC_0371(浮水印.JPG

 就要到山屋前,阿男突然問了我一句:”今天晚餐換你來煮好不好?”

 ”晚餐讓我來煮啊?” 好像...也不是不行

 前幾天在山屋裡的每一餐幾乎都是由阿男哥張羅準備,我只是在旁邊當小助手;阿男哥要顧及行程中大大小小的事物,準備餐食,又得在用餐期間利用空檔打理自己的裝備,然後在出發前將所有東西搞定,還不時注意大家的狀況是否有異,最辛苦的絕對非他莫屬。所以對於他提出的這個問句當下我腦海裡閃過的是這幾天他辛勞的過程,我想我應該還可以勝任這個任務

 進到中央尖溪山屋後,大家開始著手整理山屋裡的環境,並將裝備就位;我拿著放在山屋外頭的水桶,走到溪邊提了一桶水回來後,開始動手料理今天的晚餐;今晚,就讓辛苦的大廚兼領隊-阿男哥,公休一餐,換我頂替充當二廚發揮創意料理的精神,再請隊友們抱持著必死的決心,好好的享用今天的晚餐。

.信手拈來,神來一筆,亂七八糟....... 亂煮一通的我DSC_0376(浮水印.JPG

 用完餐後,看看隊友們的臉色與身體狀況,似乎是沒異狀發生;飯後,大家愜意的聊著天,我索性將帶來的茶包拿出來泡起茶,邊聊天邊喝著茶,雖然 玉華 直說怕喝了會睡不著,不過大家還是喝了好幾杯。

  大概到了晚間八點多,話題也聊的差不多了,明天的裝備與行程也大概都準備好了,阿男哥看了一下時間,提醒大家是該趕緊把握睡覺休息的時候,因為明天一早就要起床

 一早,是多早? 答案是 淩晨一點半



 這一天,大家都辛苦了!

 從南湖山屋越過三千多公尺的南湖大山,經過南峰與巴巴山,再直下切至中央尖溪旁的山屋;這一天走了約九個小時,下降近1300m左右的海拔高度。

 明天,才是更重口味的重頭戲即將上演,北一段行程中的最後一座百岳 - 中央尖山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aSo 的頭像
MaSo

MaSo 愛玩 《 Life 。 生活ㄕ\ 》

MaS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H
  • 我在一點也不是重點的地方笑了XDD

    【好像 ...也不是不行。】

    這句話已經變成你的口頭禪了吧!

    謝謝你,這麼認真記錄這一切啊!讓我們有機會分享~
  • ^^~

    MaSo 於 2012/06/14 05:01 回覆

  • jeep
  • 你有住在中央尖溪山屋裡面??可以睡嗎?之前我去時裡面很潮濕,不想住只有搭帳篷而已;去馬比杉山的稜線上奇岩旁有看到堆成跟膝蓋一般高的山羊便便嗎?之前看到很納悶它們是如何辦到??
  • 睡了二晚的中央尖溪山屋,裡頭還滿舒適的耶!
    倒是沒看到那麼高的山羊便便^^"

    MaSo 於 2012/06/14 23:04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