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2/28 03/03七彩湖六順山記事

 扛起背包站在月台上,回憶著最後一次山行印象,卻已是半年前的聖稜線Y型縱走..
 前往花蓮的列車一會兒已來到面前,踏進車廂找到座位並打理好行囊,此次同行的山友過來打聲招呼;望著車窗外的南迴線,沒有什麼夜景可言,心裡已開始調整為上山模式,準備展開今年往山行的第一爬。

 今年的228假期,前進七彩湖 & 六順山。

DSC_2511框23      

 2013'2/28(第一天。喚醒身體的上山模式
 行程內容:屏東搭到鳳林 > 隔天鳳林火車站(會合) > 萬榮林道48K停車整裝出發>阿道別墅中餐>情人吊橋>天梯>高登工作站


 前一晚從屏東抵達花蓮鳳林火車站,在車站一角找到不錯的隱蔽落腳處,放下背包裝備後,與同行山友步行上街想要吃個宵夜,除了慰勞剛度過舟車之苦,也不忘犒賞自己肚皮一頓。

 漫步在小鎮街道上,二旁的門戶早已深鎖,整條街道上只有寥寥無幾的幾間賣小吃的店家還亮著燈,為夜歸的人們提供身心的補給。吃完宵夜再回到車站,拿出睡覺用具準備休息,印象中入睡前已將近晚間十一點半左右。

 淩晨4點半左右,另一批由花蓮市出發的同行伙伴,已乘坐接駁車來到車站外,只是比預計時間來得早也讓我們一陣措手不及;稍作梳洗並作公糧分裝打包後,大伙上了車,準備展開這次行程。

DSC_2374框1

 在準備轉進萬榮林道前,車子停在省道上便利商店,讓大家解決早餐及最後物資補給;在這裡也遇到另一群山友,一聊之下才知他們也是要走七彩湖行程的,還有隻可愛的柴犬

 補給完成離開商店後,車行往「林田山林業文化園區」的路上;在快到文化園區之前轉進萬榮林道,中途並在檢查哨完成入山申請手續,以及在路旁的小廟向神明祈求這趟行程平安後,車子繼續往山裡開,這時天色已微亮

 大約經過二個半小時顛簸的車程,抵達林道34K左右的斷橋處,下車各自準備好裝備,我們一行六人在八點半出發,開始邁出這次山行的第一哩路程。

DSC_2382框2  
▲剛開始行走林道的這段路,大多是平坦的碎石子路。

DSC_2384框3
▲有幾個路段則是必須橫越腰繞過崩塌地形

DSC_2386框3
負責押隊的阿華背著沈重的背包準備越過這處崩塌地形
 
崩塌的路段大致上還算好走,只有幾處的落差較大,須要拉繩或在大石頭間爬上爬下。 

 DSC_2389框  
台灣杓蘭(學名Cypripedium formosanum)或台灣喜普鞋蘭,俗稱一點紅,是一種杓蘭屬(或稱喜普鞋蘭屬Cypripedium)的植物,分佈於台灣海拔20003000公尺的高山地區,屬於台灣特有種植物。
資料來源來自維基百科

 經過了二個半小時,我們來到位在42K的「阿道別墅」休息並順道享用中餐。這幾天申請上山的隊伍在這時間幾乎都湧進了阿道別墅,一時間傳來的招呼聲,分食同樂聲此起彼落好熱鬧!

DSC_2392框5

 抵達42K的「阿道別墅

 今早開始行走林道剛好看到FB上認識的山友-雄哥從身旁走過,趕緊向他打招呼閒聊幾句;出發前夕得知這幾天會在山上與雄哥所領軍的28大隊相見歡,也讓這趟行程多了些樂趣

DSC_2391框01

早一步抵達阿道別墅的雄哥,熱情的迎接著隨後來到的同行隊友。

DSC_2379框2

 在阿道別墅休息用完餐後再出發,林道沿著 樂嘉山 繞了快半圈,這才到達另一處休息點-46K的「九族工寮」;或許是這一段林道平順好走,才在上一個休息處用完中餐再上路的我們,並沒有停下腳步選擇在此再作休息,只是好奇的看看工寮外觀拍個照後,便又續往下一個地方邁進。

DSC_2393框646K的「九族工寮

 路過九族工寮再繼續往前行走約15分鐘,在下午1點來到了情人吊橋;雲霧為橫跨在二岸的吊橋增添了一份神秘感,我望著橋底下的溪水,雖稱不上萬丈深淵,然而橋面不寛而且走起來搖搖晃晃,卻讓人走在其上感覺有些許刺激,只想趕快穿越這段路程抵達另一端。

DSC_2397框4

▲情人吊橋,象徵天梯的入口

 走過吊橋,卻也表示緊接著準備進入此次行程較辛苦的路段:天梯。
 出發前查閱到山友分享的文章,指出過了情人吊橋後開始進入由混凝土所築成一連串向上爬升800公尺的階梯,這一段路有說四千八百多階的,也有說五千階的,總之看起來不抬腳走個四千多階,是到不了今晚的夜宿地點;邊走邊算走了幾階就免了,只希望待會能牙關咬緊努力抬腳踏上每一階。

 除了部份路段的混凝土階段斷裂倒毀,原以為可以順利熬過的天梯路段,偏偏走到一半,中午吃的,這時藥效發作了!

DSC_2370框0▲醫師叮嚀飯後要按時吃藥。

 農曆年前在夜裡受了風寒,原本以為就快痊癒,沒想到就快出發前夕,似乎有死灰復燃的狀況 ,而且還變本加厲,狂咳到偏頭痛並引起輕微發燒的現象,隔天嗓子完全發不出聲音,喉嚨有明顯的異物感(連吞口水都感到困難)。

 怎麼辦?! 再過一週就要出發了!!

 以往很少為了感冒上醫院看病(除非太嚴重),為了能順利上山,逼得我認命的前往診所找醫生報到;挨了一針領藥後,一切按醫生的叮囑多喝水休息並按時服藥,好不容易在出發前三天聲音終於恢復,只是入夜後總會狂咳嗽。

  這天中午在阿道別墅吃完午餐後,便吃了一包藥;沒想到天梯才走到一半,就感覺有點疲憊提不起精神,沿途邊走邊咳到讓我偏頭痛的咳嗽,也讓接下來的天梯路段,不得不自動開始降速….連帶著也拖累了武賢跟阿華行進的速度。

DSC_2401框5 
▲溜進樹林間的陽光,總讓人感覺好天氣的機率又增加了一成。

 不斷的重覆”抬腿、將身體往上撐一階,抬腿、將身體往上撐一階”的動作,在3個小時後總算是脫離這天梯的折磨考驗.....

 剛結束漫長的水泥階梯,便看地方舖著鐵軌的林田山鐵道路徑,這裡就是個重要的三叉路口:前方綁著布條往上的山徑,是前往六順山的路徑,我們要往右邊走前往高登工作站(中途會經過水源及鐵道的叉路口)。

DSC_2404框7
▲路旁開闊處見到聳立的高壓電塔,雖然看起來有點突兀,然而別小看這些電塔,這些設施可是辛苦的工程人員在這些困難的地形上,一步步搭建完成東西電路輸送的重要結晶。

 大概四點半左右,我跟隊友 阿華及武賢 抵達今晚的落腳處-「高登工作站」。一進到屋子裡,便看到半個小時前就抵達工作站的 素慧姐 已大致整理好今晚可供休息的隔間房;只是,另外二位隊友 紹亦跟惟庭 怎麼不見蹤影??
 這下才驚覺剛才走在前面的他們二人,有可能在天梯剛結束上到鐵道的叉路口,直行誤入前往六順山的路徑…阿華及武賢他們則立刻趕往叉路,希望能及時追上他們,以免他們二位“進度超前”,今天就誤上六順山頂!並體諒留下身體微恙的我跟 素慧姐 在工作站待命。
 幸好,在他們離開工作站展開尋人任務不久後,我手邊的無線電傳來二位走錯路的隊友的呼喚聲;確定他們是走到六順山的路徑後,請他們二位馬上往回走到天梯上來的叉路口等待隊友前去會合。這段時間也沒能閒著,拿著容器回到剛才經過的水源地裝水回屋內,希望隊友們回來後能趕緊喝到暖身子的熱水。
 大約三十分鐘後,阿華領著走到叉路的二位隊友回到工作站,武賢則順道帶著裝滿水的數個水袋回來,這才結束短暫的迷路驚魂記。

 

DSC_2409框8 
平底鍋煎著雞塊,沒想到山上還有機會吃到這一味。

 打理好睡覺的事情後,緊接來幫忙處理晚餐,主廚 阿華 每一天皆準備了許多道美食特色料理,事後被稱為「阿華師」真當之無愧。
 只是由於下午突發的迷路事件,讓人措手不及,所以這段過程也沒太多心思拍下相關的照片。總之,上天保佑只是虛驚一場!

DSC_2410框9  
▲素慧姐準備的 紹興香腸 廣受好評。

 晚餐期間,邊用餐邊討論明天的行程;其中武賢與素慧姐打算提早出發,順道前往一探「卡社大山」的計畫;原本還肖想著跟他們二位同行,卻也在用完餐後,坐在床邊思考著身體狀況是否適合;最後決定看看今晚休息後的狀況,明天早上再作決定是否跟隨他們前往。

DSC_2411框  
▲阿華送的耳塞。

 用完餐打點好雜事後,準備鑽進睡袋休息;雖然就寢的地方有木板隔間,但外頭的一舉一動其實還是聽的很清楚,尤其是其它山友聊興未盡….幸好 武賢 這時提醒了我耳塞這件事。

 今天一早在鳳林火車站醒來後,睡在旁邊的 阿華 便問說他昨夜的打呼聲有沒有吵到我的睡眠?接著就給了我一副新的耳塞,我心想不曉得是不是他擔心自己的打呼聲吵到別人,所以常準備耳塞來送人。
 以往倒也習慣有人打呼的聲音,因此上山並沒有使用耳塞的習慣;帶上 阿華 給的耳塞,木板牆外頭的聊天聲音降低不少;不曉得是不是耳塞效果太好,這一夜並沒有太多雜音影響好眠。只是隔絕了外在的聲音,卻反而不曉得我夜裡的咳嗽聲,有沒有打擾到別人倒是真的….

 

 

 2013’ 3/1(第二天。漫步湖畔邊,享受浮生半日閒)
 行程內容:
高登工作站>鐵道舊路>雙龍瀑布>叉路上切點>七彩湖


DSC_2416框10  

 昨天夜裡又是一陣狂咳,我起來吞了包藥丸,所以一早醒來感覺還有些昏沈沒精神,思考後只好放棄跟 武賢 同行前去 卡社大山 的念頭,又窩回了睡袋裡睡了個回籠覺;
 大約又賴床了半個小時,才起床與其它三位隊友享受早餐;吃到一半突然想起應該到外面看看天氣,走到屋外的直昇機平台,看到太陽早已升起,並伴隨著藍天的日出景色,這真是令人感覺舒服的一個清晨。

DSC_2414框9  
▲有陽光伴隨著藍天的日出景緻,令人愉悅的一個清晨。

 二位要去「卡社大山」的隊友早我們先用完餐離開工作站,接著我們也用餐打包好裝備後,離開這工作站,沿著昔日作為林場搬運林木的鐵道舊路,展開第二天的行程。

 鐵道大部份路段皆行走在樹林間,有時走到溪谷時還能見到前人搭起讓鐵道能從上越過的橋樑,雖然有些路段早己損毀斷裂。然而當我走在這段鐵道上,腦海裡卻不斷想像著,這片山林中曾有過的風光歲月,隨著林業的沒落,人去樓空,最後僅留下沒帶走的大型林業機具及這一路上的鐵道遺跡,與大自然相伴,逐漸淹沒在這片山林裡,留下一頁曾經的歷史記錄,與造訪過的旅人回憶。

 回想起來,能走在這一段歷史的鐵道上,實在是一件奇妙卻又讚嘆的回味。

DSC_2421框
沿著林田山林場的鐵道舊路,我們展開第二天的行程。

DSC_2466(綜合  
有些路段早己損毀斷裂,踩在上方的木材須小心翼翼,步步為營。

DSC_2435框12  
▲偶爾遇到雄哥他們追上來。

DSC_2438框  
▲雖然我們都很希望這台台車能順利滑動,但即使滑得動,前方斷斷續續的鐵軌卻也不見得過得了。

DSC_2467框11  
眺望著對面的山頭,還有橫越其中的路徑,走在這種林道上,感覺似乎很平坦。

 我們沿途邊走邊玩了二個多小時後,終於來到了雙龍瀑布旁;初次見到雙龍瀑布,雖然沒想像中來得氣勢磅礡,卻能舒服的在瀑布深潭旁享受這悠閒的時光。
DSC_2474框19

DSC_2478框20  
▲雙龍瀑布清澈的碧綠色深潭。

 結束在瀑布旁閒話家常半個小時的時光,就像充飽了電似的,大伙總算是甘願的起身背起背包,繼續接下來的路程。
DSC_2472框13 

 才剛離開瀑布走沒幾步,前方就是一大段近半層樓高的懸空鐵道,鐵道上舖設的木板走起來雖然感覺還算牢固,但內心裡還是想著儘快走到對面,在這深山裡只求安全第一,平安無事。

DSC_2481框22  
近半層樓高的懸空鐵道,腳底雖不至於發涼,但總希望趕快通過為妙。

 走過懸空的鐵道,我們“理所當然”的順著前方的道路往前繼續邁進;直到山勢轉了個彎並且轉頭便可見到對面遠方是前不久經過的雙龍瀑布,這時突然聽到雄哥在瀑布那一頭呼喊著要我們回頭的聲音…
 DSC_2448框14 
▲幸虧有雄哥的及時指引,免去我們多走一大段路。

 一陣隔空喊話後,最後出動無線電與雄哥對話,才知道原來我們剛才錯過了上切點,正走在舊路徑上,由此去到七彩湖還要繞過幾個山頭才到得了;因此我們又退回到雙龍瀑布旁那段懸空的鐵道邊,並依照雄哥的叮嚀開始一段往上切到稜線的山徑。雄哥說由此處上切到七星山可以省去走原先舊路徑所耗費的不少時間,而且路況比舊路來得安全多了(我想指的是舊路接下來應該還有不少懸空的鐵軌路段)。

 DSC_2480框21
▲剛過了雙龍瀑布的這段懸空鐵道後,左側綁著布條的便是上切點。

 上切的小徑大部份都是行走在箭竹林中,或是高可遮蔭的樹林裡,這段時間遇到隊友誤切到別的路徑(*註)還有無線電與鏡頭蓋掉落的事件(幸虧後來有尋回);直到看到寛闊的天空再度出現,這才結束上切的路段,走到稜線上。

*(
)剛上切不久便有叉路會接到一旁的溪溝後研究一下別人提供的航跡圖才知道若走這邊會接到往六順山的黑水塘叉路

DSC_2486框02 
這一天的天氣是最好的一天。

 由上切點行走了一個半小時,正午12點整,我們來到了七彩湖旁邊的「妹池」,心裡滿是愉悅;先前在上切點允諾指引我們走回“正途”的雄哥,來到妹池先幫他們留個位置,而雖然此時完全沒人,但阿華還是信守承諾的在湖畔旁找了一塊平坦地並拿出地布作為營地的標示。

DSC_2498框14
▲七彩湖旁邊的「妹池」

DSC_2503框16  
幾位山友由不遠處的山丘上向我們走來,並叫著隊友紹亦的名字;大家一陣狐疑之時,待走近一看,才知道是他們之前就認識的山友,沒想到竟然在這裡相遇。原來剛才上切到稜線上我曾看到在另一座山頭上的幾個人,就是他們幾位。

 剛離開妹池才走沒幾分鐘,就看到前方一片偌大的湖泊,就是著名的「七彩湖」。
 位在中央山脈上 南投縣與花蓮縣 交界的這座高山湖泊,面積大約二公頃、海拔約為2,870公尺(亦是中央山脈上最高的湖泊)。名稱的由來,有因為水鹿常聚集而稱的「鹿池」,或昔日鄰近七星崗伐木站因此被稱為「七星湖」,而最為人驚艷的,則是因為當晨間湖面上的霧氣遇到太陽光照射,折射後呈現七彩顏色,所以被稱之的「七彩湖」。

DSC_2513框17

 在湖畔旁一處營地,找到今天早上先出發前往卡社大山的二名隊員先搭設好的營帳,將東西打理好之後,接下來就要盡情享受這午後的湖畔悠閒時光。

DSC_2521框18
▲提早為下山隔週後有事無法出席的活動盡些我微薄的心力。

DSC_2538框21魯夫七彩湖。

DSC_2526框19
沒想到連喬巴也現身了。 
DSC_2529框03 
我要成為海賊王。

 大伙輕裝前去剛才在妹池相遇的山友那邊串串門子喝茶聊天,也在湖畔邊拍著無厘頭的「海賊王-七彩湖版」,最後,還上到附近稜線上一座紀念當時完成東西輸電工程的「光華復旦」紀念碑。

 「光華復旦」碑是為了紀念由南投的日月潭大觀二廠及明潭電廠花蓮鳯林這一段輸電工程而另一座位在能高越嶺上的「光被八表」紀念碑,則是為南投萬大花蓮銅門的輸電工程。

DSC_2557框26
▲矗立在稜線上的「光華復旦」碑。

 立在中央山脈脊稜上的這二座紀念碑,代表的不僅是現今用電供輸的工程完成,身臨現場環顧四週,更令人對於當時在這片山林土地上,艱辛奮鬥的前人,無限敬佩。

DSC_2553框25
默默堅守在深山裡,為民眾繼續提供生活上的便利。

DSC_2558框26
紀念碑一側標示著這一段電路工程,沿線的標高圖示。

 離開了稜線上的紀念碑,我們往營地走回去;沿途從稜線高處看著另一個角度的七彩湖,別有一番風味。
 正當我們漫步走到營地上方坡地時,看到對面的山頭上,有一個背著重裝的隊伍正準備沿著草坡往下走到湖邊;隊友阿華很快的就認出他的朋友就在那隊伍中。

DSC_2614框34  

 原來是雄哥他們隊伍中一批今天早上先走六順山的隊員;拿起無線電調整到他們的頻道,興奮的和正在下切的他們打招呼,待會他們會沿著湖畔走到今晚住宿的妹池;而我們也趁著他們隊伍走過湖畔的時刻,開玩笑的請他們配合演出,讓我們拍下這美麗的人事地物。

DSC_2616框31
  
在前頭負責帶隊的阿智是我在這次旅程裡新認識的山友,隔天又回到高登工作站閒聊時,才知道原來他也是同鄉。

DSC_2619框36

 熱情向我們揮手的山友們,感謝你們的配合。

 除了由高處欣賞七彩湖的美景,大伙也興高采烈的玩起搞怪照。
 DSC_2597-加插畫  

DSC_2624-加對白

 玩興大開的”演員”們,一次次奮力的跳躍,上演著一場場決鬥的鬧劇戲碼後,相片也拍到了,大家才心滿意足似的結束這一場極耗費體力的稜線擂台賽,甘心的走回營地準備晚餐。在此與他們暫別後,我打算獨自走些路繞湖畔一圈,把握這個難得的好天氣享受山上的時光。  

DSC_2662
 
走到了旁邊的妹池,池畔邊的數頂帳篷是雄哥他們今晚落腳的營地。

DSC_2669
 ▲今天的七彩湖,白雲時而覆蓋,偶爾又見藍天。

DSC_2713
 ▲沿著湖畔走一圈,沈浸在這深山裡的平靜。

 回到營地時,先前回來的隊員們已經開始料理今天的晚餐,放好下午出遊的輕裝後我也加入他們的行列;沒多久天色變漸黑,前往卡社大山的二位隊員也趕在晚餐準備好之前回到營地。
今天的晚餐菜單內容,依舊有阿華師的特色:豐富、美味、令人驚奇,就差沒有大圓盤桌子,否則這又是一頓如同在餐廳裡享用的佳餚。
DSC_2726
 沒太多空檔拍攝料理的過程,最後僅以這張完成上菜圖聊表對主廚的敬意。 

 晚上風勢開始轉大,原本期望能見到一面的滿天星斗也因為雲層遮掩而落空,入睡前偶爾聽到幾聲水鹿的叫聲,聽起來離我們不遠,只是外頭雲霧逐漸籠罩了營地附近的草坡….
 順其自然,晚安吧!

DSC_2680

下半場 七彩湖。六順山:下半場(壞天氣也要有好心情)
            http://musokuo.pixnet.net/blog/post/145253340

文章標籤

MaS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